<var id="1z7vf"></var>
<var id="1z7vf"></var>
<var id="1z7vf"><video id="1z7vf"><menuitem id="1z7v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1z7vf"><span id="1z7vf"><var id="1z7vf"></var></span></cite>
<var id="1z7vf"><video id="1z7vf"><thead id="1z7vf"></thead></video></var>
<var id="1z7vf"><video id="1z7vf"><thead id="1z7vf"></thead></video></var>
<var id="1z7vf"></var>

廳級干部辭官當老師呼吁從“應試教育”回到“完整的人的教育”

2019-11-07 12:10:08

代寫cover letter https://dzwedu.cn/cover_letter

原標題:廳級干部辭官當老師呼吁從“應試教育”回到“完整的人的教育”

從教育研究到教育宣傳,再到教育行政,張志勇在山東省教育領域已經工作了34個年頭。近日,他辭去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一職,出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

廳級干部辭職去高校當老師,這種現象并不多見。

首次以教授的身份出席活動,張志勇暢談高中教育改革中的問題,提出高中教育必須要從同質化教育中走出來,建立個性化的課程供給體系;教育要從“應試教育”回到“完整的人的教育”。

“教育的全域化時代已經到來,我們必須要以學校教育為中心重構教育體系?!睆堉居抡f。

“總有一種聲音在腦海中回蕩:到一線去”

近日,一篇名為《離別》的告別信走紅網絡,媒體報道顯示,此文的作者就是山東省教育廳原副廳長、一級巡視員張志勇。

在近期舉辦的“扎根中國大地辦教育”安寧論壇上,張志勇首次公開了自己的新身份——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此次赴京教書,他將自己比作從遙遠的“鄉下”遠嫁京城的游子。

圖片來自博雅聞道考試與評價技術研究院

據主辦方公開資料,張志勇1985年畢業于曲阜師范大學教育系教育學專業。此后一直在山東省從事教育相關工作,曾先后擔任山東省教育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山東教育科研》副主編。山東教育電視臺(中國教育電視山東臺)副臺長兼總編室主任、山東省教育廳副廳長,國家督學,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新聞發言人等職務。

作為教育學者的張志勇也曾先后主持、承擔“中國基礎教育范式轉型研究”等省部級重點課題8項,出版《情感教育論》、《義務教育教學和體系》、《創新教育:中國教育范式轉型》等專著10部,發表論文150余篇,1996年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

從最初做教育研究到教育宣傳,再到教育行政,張志勇在山東省教育領域工作了34年,“心中始終懷著做老師的夢想,這也是我當年選師范教育的目的?!睆堉居抡f。

“我內心有一種掙扎,就是越來越難有更多的時間走進學校去享受教育的那份幸福,去聆聽老師們成長的故事,去傾聽孩子們生命成長拔節的聲音,去和局長們坐下來琢磨、切磋破解教育難題的路徑。這對我是一種痛苦和煎熬,內心時常有一個聲音在腦海中回蕩:到一線去、到一線去……”

“哪里是我人生的下一個驛站?到高校去當老師、到高校去做教育研究、到高校去做教育改革決策研究吧!”在這封名為“離別”的信里,張志勇袒露其辭官教書的初心。

首次以教授身份談“高中教育必須從同質化中走出來”

張志勇任山東省教育廳任職期間,主要負責基礎教育、教育考試招生、高校學生管理等方面的工作,同時分管省實驗小學、省實驗幼兒園等。對于教育工作有著頗深的見地。

此次受邀參加論壇,是張志勇首次以北師大教授的身份出席公開活動。他結合實際案例,從教育發展方位、培養體系、育人體系、評價體系、教育生態環境等方面闡釋了自己對于新時代高中教育發展和改革心得體悟。

張志勇認為,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普及化,要求學校必須加快普通高中教育多樣化的發展。普通高中將進入分層分類發展新階段,而高中教育必須要從同質化教育中走出來。

張志勇在現場舉例道,他曾經在山東省考試院指揮中心調出過一次考場視頻,那是一次合格考補考,但發現剛開考學生們就在睡覺。張志勇認為,學生考試睡覺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的高中生文化學業質量水平差距確實太大。

“對這些孩子怎么辦?對他們的文化課教學是不是要降低難度?”

對此,張志勇在山東提出研究高中教育的“3個1/3現象”,即:我們的高中教育質量處于后三分之一的市怎么辦?高中教育質量處于后三分之一的學校怎么辦?高中質量處于后1/3的學生怎么培養?“想明白了這幾個問題,你就明白高中必須多樣化、特色化發展,不能再搞同質化的模式?!睆堉居抡f。

他提出,從育分到育人是有區別的,當我們回到育人的時候要想到每個人是不一樣的,除了提供統一的課程之外,還要提供差別化的課程,整個教育資源配置要發生重大變化,我們要建立個性化的課程供給體系。

從“應試教育”回到“完整的人的教育”

如何實現學生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張志勇認為,要尋找最優價值的學習方式和學習的內容。

而對于什么是最有價值的教育?他則提出要從工具價值回歸本體價值,從知識本位走向育人為本。

圖片來自博雅聞道考試與評價技術研究院

在張志勇看來,我國基礎教育課程教學的目標,從“雙基教學”(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到三維目標(知識與技能、過程與方法、情感態度與價值觀),進而到“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的提出,基本經歷了三個階段:“雙基教學”屬于應試教育,張志勇將它稱為“無人教育”;“三維目標”,在無人與有人之間糾結,屬于“半人教育”。而現在“我們要回到教育的中心,實現一個完整的人的教育?!睆堉居聫娬{。

什么是完整的人的教育?他認為就是核心素養的教育。

他舉了一個例子,在山東威海乳山農村學校,他看到一個小孩在美術課上畫自己的家,“很多時候我們會從空間結構、畫面透視,色彩的運用等美術技能和知識來評價這堂美術課?!睆堉居抡f。

“什么叫回到人的完整教育的課程?藝術內容是社會化的。我問這個孩子,你的家畫了幾間房子?小孩回答兩間,爸媽一間,他一間,這屬于社會屬性?!痹诒粏柤盃敔斈棠逃袝r候會不會過來時,小孩又加了一間房,說要過來。張志勇說:“展開這個對話是基于技術教育,從知識技能上升到價值時,這就是核心素養的教育?!?/p>

此外,他還提出要建立綜合實踐育人體系。

“當今世界存在著兩個失衡:一是人與人關系失衡;二是人與自然之間的失衡,這兩個失衡都直接威脅到人的可持續的生存和發展。我們不接觸自然界了,不親自去探索了。我們要強化學習內容與學習生活的關聯,當學習和生活無關的時候,死記硬背就成為一種領會知識的方法。所以,當我們與要學的信息發生聯系時,死記硬背就會變得沒有必要了?!睆堉居抡f。

張志勇認為,教育的全域化時代已經到來。何為教育的全域化?他解釋道,在人工智能時代,學校和社會、家庭、社區的邊界被打破了,今天的教育是在四個軌道上跑的同一輛車。家庭教育,教育培訓,學校教育,網絡教育都在影響我們的孩子。人類已經進入了一個全域教育時代了,但是不能否定學校教育的主旋律。在全域教育時代,學校教育的圍墻正在被推倒,學校的生態正在發生深刻變革。知識傳承的重心地位已經動搖了,讓孩子掌握知識可以不需要學校了。

“我們的學校教育怎么辦?教育的四個軌道如何并軌?我們必須要以學校教育為中心重構教育體系?!睆堉居抡f。

文/吳單發自北京

編輯:程姝雯

責任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關于我們

蔚縣信息社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匯集美食文化、商旅生涯、熱點新聞、教育科研、房產家居、體育健康、等多方面權威信息

版權信息

蔚縣信息社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

幸运赛车